忍者ブログ

我,只是個角色。

我不再是我,而是你以為的我,眾人期盼看見的我,換言之,社會眼中的我。我藏在一堆角色之後:一個朋友,一個父親,一個女人,一個屬下,一個店員,一個詩人,一個讀者,一名妓女。當我提到我,那不是我,而是我想要你認識的我。我滿足你的期待,以換取社會的認可,所以,我能被當作一個極其不起眼的正常人,而從你的監視下溜走。我之所以成為那個你意識中的我,因為,我需要你放我一馬。

我不想你監督我,我不想你注視我。那個真正的我。渴望悄悄進行一個安靜而實際的人生。卻,又總是在做一件事情之時不斷吶喊著,提出被認知的需求。而,那是多麼無理的要求。我如何能冀望對社會忠實的同時,還能繼續保持對自我的誠懇。


這中間的矛盾,在於角色的多重性。身為一個現代人,對於自我角色分歧已經習以為常。我明白,我,雖然是我,出現在不同場合,都有一個清楚明確的框架將會界定我出場的方式。那是:我的身分;我的位置;我的地位。我習慣把在社會上行走的自己,與內在真正承認的自我分開,就像在把髒衣服放進洗衣機滾洗之前,先將淺色衣物與深色衣物分開。毫不混淆。根據嚴格的醫學定義,每一個現代人恐怕是嚴重的精神病患。因為,我們相信的自己,往往跟那個我們欲呈現的自己,不但可能八竿子打不著,還互相杆格。但,沒有人因此求醫。我們活得再舒適不過。

甚至,那是一種便利。讓我沒有罪惡感地從一個生活情境滑溜到另一個生活情境,比一條水蛇活動更靈敏。我不覺得矛盾,不需要掙扎。不以為痛苦。我知道我在扮演我的角色。我的角色演得越好,我所獲得的自由更大。因為,人們將不再深究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他們會接受我的角色,就像接受一張椅子擺在客廳裡一樣,沒有質疑。他們將習以為常,以致於他們忘了去近一步研究我。他們對我失去興趣。我因此而保有了我。

真我是一種新興的隱私概念。需要保護,害怕干擾。越低調的自我,越不用擔心外界的壓力。真我可以自由去度假,去打球,去約會,去睡覺。無人理會。角色則不斷受到檢驗。社會如此注重每一個人的功能,為了確保所有人佔有的空間都公平而有益,防止有人想要破壞這種表面的和諧,它深深期望每個人都能堅守他們的角色,不要踰矩。

真我是私事。只要我自己知道就行。說什麼懺情,無非也是在為社會演戲。而已。
P.187-189

舊愛
我們都說,我們會忘記。其實,不。生命沒有那麼簡單。人不是一個未來的動物。我們是歷史的動物。我們的出生是一連串歷史的結果,我們活著是為了創造另一段歷史,我們死去是為了成為歷史。在愛情這件事情上,我們依然擺脫不了這種宿命。我們開始一段戀愛時,就知道它一定會結束。不管我們再怎麼用婚姻、家庭等看似更深切的感情價值去接替愛情的發生,也無法阻止愛情走入墳墓。進入歷史。而我們不會忘記。如果我們的大腦忘了那段戀情,我們的身體也會記憶。我們擅長記憶。尤其是依照我們自己喜歡的方式。
P.174

重複
重複痛苦,重複災難,重複喜樂,逐漸將自己的人生轉化成一個可以不斷套用的公式。這個公式,足夠讓所有大腦理解,又能跟他人相比,從中找到相通的特點。這個公式,讓我安心,覺得自己不是怪物,不是特別倒霉或是特別幸運的一個人,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正常人。這個公式,證明了我的人生與其他人沒什麼兩樣,我目前經歷的遭遇,都是一個「人」應該遇上的。

我只是在重複。無須疑懼於前面的風風雨雨。只要知道眼前這一切不過是一種永劫回歸的情境,我就會沒事。

強調重複的人,給了一個安定的理由。他說,既然身處湍急河流之中,沒有道理不順流而去。如果,人生是一成不變的沼澤,你就必須看破。不要再陷下去了。愈多掙扎,只不過讓你沉淪得愈快。
P.107

濫情者
--胡晴舫

PR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8/12 01
S M T W T F S
1
2 3 4 5 6 7 8
9 10 11 13 14 15
16 17 18 19 20 21 22
23 24 25 26 27 28 29
30 31

Free Talk

事情剛好都在這幾個月撞在一起,阿雜

管理人介紹

HN:
みなみ
HP:
性別:
女性
自己紹介:
Blog管理人日常重心
1.工作(這是最主要的興趣)
2.旅遊(全台各地亂跑,or海外)
3.聚會、桌遊、踏青、逛街
4.攝影寫真
5.非職業MD
6.圖書館
7.聲優
8.遊戲、動畫、小說

訪客人次

最新記事

最新コメント

[12/04 仔仔]
[10/28 風希]
[08/07 クロム スーパーコピー]
[07/17 Andy]
[12/02 風希]

ブログ内検索